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

李凯:设立数学与计算机奖意义重大

2017-09-15 14:23:23来源:科技日报
字号:

9月9日下午,未来科学大奖举行新闻发布会,美国工程院院士、普林斯顿大学教授李凯也出现在了现场。谈到首次设立的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奖,作为大奖科学委员会委员的李凯笑称,设置这个奖项表明未来大奖已经走在了诺贝尔奖前面。

“设置这个奖项的意义十分重大,可以鼓励数学界和计算机界的年轻科学家,做原创性的,经历时间考验的工作,从而走在世界的前列。”李凯说。新闻发布会后,他在接受《知识分子》专访时,还就基础研究、技术发展规律、人才培养、创业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知识分子》:你是如何接受来做科学委员会委员的?

李凯:我是(去年)第一批的委员,当时接受的主要原因,是觉得这个奖是去奖励原创性、有高影响力、经过时间考验的科研工作。如果有这个奖来鼓励年轻一代对计算机感兴趣,那会推动整个社会(不光是中国)的发展。

《知识分子》:因为只是遴选大中华区的学者,会不会出现候选人不够的情况?

李凯:因为被提名的信息我们要保密50年,到时候我也不在了,也就是我根本就不可能讲出来。另外,计算机和数学加在一起,大中华地区还包括香港台湾澳门,所以不用担心。我对这个领域还是有些了解的,还是有很多没有得到曝光的工作,在学术界有影响,但不反映到产品上,其实是值得获奖的。有原创性,在国际领域里有影响力,也经过了时间考验,这种工作是有的。

《知识分子》:我们现在的手机、笔记本都是基于冯·诺伊曼的架构,但也有研究者在做神经形态芯片,是要颠覆这个体系结构吗?

李凯: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很多人都在讨论怎么颠覆冯·诺伊曼的体系结构,已经过去40多年了,其间有很多不同的想法。现在还用他的想法是有道理的,这就得从技术上的细节来说了。但总的来说,有些人他想到的东西有长期的效应,而有一些就是较短期的效应。

另外计算机领域发展的速度非常快,比如摩尔定律。其实如果没有亲身体验到这个效应,感受还不是那么深刻。人们说晶体管的数目,也有人说主机的速度是一年半翻一倍,相当于每5年翻10倍,每15年翻1000倍。

没有任何领域是发展这么快的。计算机科学比较困难的事情就是预计以后会发生什么。比如,中国的5年计划是从前苏联学来的,但计算机这个领域5年已经翻10倍了,怎么计划?你可能知道摩尔定律要翻10倍,但别的东西如何增加,能计划出来吗?连科学家也计划不出来,因为很多东西都在变。

《知识分子》:大家都在谈论摩尔定律的终结?你同意这个说法吗?

李凯:谈论摩尔定律的终结也已经20年了,可我们总能找出一种办法继续做下去。至于现在大家觉得距离终结更近了,但在计算机领域,很难有人估计究竟什么时候会到来。打个比方,现在芯片是在二维空间做的,摩尔定律可以18至24个月增长一倍,那三维空间呢?我们在三维空间(上设计芯片)才开始做。人的想象力、创造力是很大的,有些事情很难说的。

《知识分子》:现在人工智能这么火,包括国家层面都有出台规划,搞计算机的学生是不是应该选择热门领域?

李凯:我鼓励年轻人不要跟着社会的哪一个热门来考虑方向,而是要寻找一个自己内心真的非常感兴趣的题目,而且和自己的天分、能力相匹配的。因为有时候你可能对于某件事情非常感兴趣,但你的才能不在那。

《知识分子》:目前AI的高端人才比较缺乏,现在中国工业界都去高校、包括去国外的高校挖人,为什么?

李凯:高端人才在哪,从哪找?其实这是一个教育系统改革的问题。因为人才是通过教育系统产生的,经过教育后,人才还需要有做科研的经验,那就牵扯到怎样的科研环境才能促使高端人才出现。

为什么中国吸引人才?比如,千人计划总的来说,还是比较成功的,很多人回来。但如果仔细看的话,之所以搞千人计划,实际上是认为自己的教育系统出不来高端人才,所以我们才会去找人。

所以,要解决的问题,不是去找人才。找人才随时都要找,但主要是把教育系统改革到一定状况,自己可以出高端人才,这是最根本的问题。所有的竞争,无论知识产权的竞争,产品的竞争,最后都归结于人才的竞争。一个公司也都是人来组成的。人才的竞争实际上是教育系统的竞争。

如果比较国内的教育系统和国外的教育系统,我感觉到国外可以静下心来做事情。而且做科研的话,我不考虑需要找多少科研经费,我也并不想要很多科研经费,我就想做我想做的事情,时间花在这个上面,这是最主要的。

《知识分子》:施一公老师不赞成鼓励科学家创业,而另外有老师又有一些不同的意见,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李凯:我觉得这个是因人而异的,可能没有一个最好的答案。一公,我非常高兴他这次得奖,以前他也在普林斯顿。他是做比较基础的研究,和产品距离较远。如果做的研究和产品距离不是很远,如果能做出颠覆性的产品,那我觉得是对社会,对工业界做了很大的贡献。所以,要根据你做什么,个人的兴趣是什么,有没有能力做公司,能否找到合适的人一起做等等,来决定。做基础科研的话,不断地做,也能影响到很多别的工作,到最后就会影响到产品。

《知识分子》:现在的人工智能,大公司有很多优势,小公司的机会在哪?

李凯:所有的大公司都是从小公司做起的,我认为主要的颠覆性的工作都是小公司做的,尤其在计算机科学领域内,成为了一个普遍规律。人才有想法,有能力,就能产生新的办法来做新的产品,包括AI的产品,把老的颠覆掉。大的公司如果自己被颠覆掉的时候,内部会有很多的问题。

《知识分子》:人工智能似乎无处不在,哪些工作是可以不被代替的,是不是以后完全自动化了,甚至连我们写稿子都完全被代替了?

李凯:我觉得距离这个还是很远的。首先我们的能力要强很多,才能做出来和我们竞争的机器。之前,其实有好多工作,人已经不如人工智能了,比如汽车的生产线上已经是机器人。我们也觉得挺好,不一定要去生产线。所以,人的能力还是很强的,人一定会找出办法来对待和控制(人工智能)。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