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人物中 苏轼爱谁多一点

2017-10-10 16:53:59来源:广州日报
字号:

周瑜

中国的三国热其实在《三国演义》成书之前就已经流行开来了。在三国后不久,民间就流传着三国人物的各种神奇故事。例如诸葛亮空城计的传说在晋朝时就已经有版本;唐宋时期的民间盛行三国故事;到了元朝杂剧,三国英雄人物也是其中的主要角色,例如关汉卿的《关大王独赴单刀会》,在当时是一出名剧。

当然,谙熟历史经典的文人墨客,更是三国故事的传播者,渲染者。《三国演义》的成型跟他们有很大的关系,例如北宋苏轼就是其中一位。

刘备人气高:苏轼对他赞不绝口

北宋时期,三国人物的故事在民间盛传不衰。传闻老百姓听到刘备打了败仗,就呜呜地哭鼻子,替他难过;听说曹操打了败仗,就嘻嘻地笑,认为曹操活该。可见当时刘玄德的人气比曹孟德要高。而根据《宋史》记载,北宋时期,曾经有一位篾匠编了顶帽子,戴在头上,问旁人:“我像不像刘备?”可见当时刘备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

大家都知道苏轼仰慕周瑜,在《念奴娇·赤壁怀古》里就有铁证:“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满满的敬仰之情跃然纸上,可以说,周瑜的形象在苏轼的笔下达到了极致。然而,也许是因为这首词将周瑜写得太精彩了,其光芒掩盖了其他诗文中的三国人物。其实,苏轼也是刘备的拥趸,他对这位与周瑜同时期的英雄,也是敬佩有加。不信的话,我们看看《三国演义》第34回,有这么一首咏叹刘备的诗。

苏轼被贬谪黄州之后,利用这个机会遍游三国古迹,就曾去过襄阳,刘备奋斗过的地方。暮春时节的某一天,苏轼来到襄阳一个名叫檀溪的地方,“老去花残春日暮,宦游偶至檀溪路”。虽然时隔八百多年,但是他眼前似乎浮现了刘备当时仓皇逃到此处的情景:“逃生独出西门道”“一川烟水涨檀溪,急叱征骑往前跳”,苏轼此刻和刘备的时空似乎重叠了,他也在替刘备着急,幸好卢马跳跃能力强,于是“耳畔但闻千骑走,波中忽见双龙飞”,看着刘备安全撤走,苏轼似乎也松了口气。苏轼在诗中对刘备的评价极其明显,“西川独霸真英主”,认为刘备是英雄豪杰。这个评价相当高,而且对于刘备的历史遭遇也极为伤感,“檀溪溪水自东流,龙驹英主今何处”,字句中透露出惋惜之情。

然而,这首诗的艺术高度比《念奴娇·赤壁怀古》逊色多了。不管诗人的主观态度对刘备有多么敬仰,但是碍于此诗仅限于叙事,没有大力度地渲染,缺乏“大江东去”“卷起千堆雪”的雄壮画面,因此刘备的艺术形象也比周瑜黯淡许多。为什么出现这种现象?一是因为再伟大的诗人也不可能每部作品都能达到巅峰;二是因为当时在檀溪,没有大江澎湃东去的外景激发,因此豪情稍减,难有力作。就只好委屈一下刘备,让周瑜在艺术的长廊里占点上风,这似乎跟苏轼的主观态度没什么关系。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