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剧《半纸春光》的艺术特色:展示海派文化

2017-11-02 16:58:29来源:中国文化报
字号:

淮剧《半纸春光》剧照

在许多人心目中,淮剧一直是粗犷的下里巴人。10月22日,北京长安大戏院内,由上海淮剧团演出的淮剧《半纸春光》,以前所未有的创新气质令观众刮目相看。

淮剧《半纸春光》讲述了落魄知识分子慕容望尘租住进贫民窟弄堂“德华里”,遇到了同样被生活压迫的烟厂女工陈二妹、黄包车夫李三一家、房东老朱等之后发生的故事。有着共同生活处境的他们,相识后从相互同情发展到相互关怀、体贴。他们生活在社会的底层,却拥有纯洁美好的心灵,拥有对未来生活不低头的抗争精神,拥有对美好和光明的憧憬与向往。

浓郁的书卷气是《半纸春光》令人惊艳之处。这股书卷气,让《半纸春光》跳出了传统淮剧的框架,成为戏曲创新的表率。

首先是题材创新。此次创作是中国戏曲界首次将革命烈士郁达夫的作品搬上舞台。淮剧《半纸春光》取材于郁达夫的短篇小说《春风沉醉的晚上》和《薄奠》。《春风沉醉的晚上》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部表现工人生活的作品,是“五四”优秀短篇小说园地中的一朵奇葩;《薄奠》是以北平人力车夫为题材的新文学作品中最完整、最生动的一篇。两篇小说所刻画的都是底层劳动者的高贵人性。

编剧管燕草坦言,将郁达夫作品改编成淮剧的想法已有数年。“我做了十六载的淮剧编剧。这之前,我始终有一个遗憾,那就是除却古装戏,竟然没有一部浸润着人文积淀的现代淮剧,更没有一部表现弄堂生活的淮剧。其实,上海弄堂里的居民中苏北籍占很大比例,淮剧理所当然地应该参与讲述上海故事。”在管燕草看来,若能用淮剧的形式将郁达夫小说的那股淡淡的文学意韵表现出来,一定会令人耳目一新,也会令淮剧焕发出新的时代光彩。如今,管燕草的心愿终于实现了。

精巧的构思下,原先《春风沉醉的晚上》中的那个流浪小知识分子变成了剧中的慕容望尘,《薄奠》中的黄包车车夫和妻子变成剧中的李三和玉珍,而剧名《半纸春光》里的“春光”则是该剧的灵魂。对慕容望尘来说,弄堂里贫苦工人身上洋溢着朴实的、对生活不低头的劲儿,这就像是一道耀眼的“春光”温柔地击中了他,使得慕容望尘渐渐苏醒、振作起来,决意教大家识字读书,带领人们走出弄堂。对贫民窟里的居民来说,当慕容望尘夹着一叠书本走进弄堂时,他们也看到了“春光”。以前,他们根本无法想象会有一个知识分子走进“德华里”,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与他们相互依偎、慰藉。

其次是风格创新。如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陈思和所说:“淮剧向来以金戈铁马、大江东去为传统,《半纸春光》却携带着浓浓的书卷气走出了传统,别开生面,让流浪知识分子、烟厂女工、黄包车车夫等城市平民,在淮剧舞台上展开了一部有情有义的新式都市剧。”

导演俞鳗文功不可没。俞鳗文初读剧本时,就被感动到落泪。这份感动随着她走近“德华里”的居民而进一步发酵。如何在淮剧舞台表现男女主人公无疾而终的情愫,如何润物无声地体现剧作的“当代性”“文学性”“戏曲性”……一系列问题等着俞鳗文解决。反复思考后,俞鳗文决定采用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的双线结构。最终,该剧所呈现的一切,无论是故事情节还是人物关系,无论是对白唱腔还是动作表演,无论是音乐声效还是舞美灯光,都是淡静的、雅致的、克制的、讲究的,做到了将经典小说的文学性转化为舞台作品的文学性,做到了用淮剧艺术讲述上海故事,在展示海派文化的同时,塑造了一个思想上从个体意识转变为群体意识、行动上从实现自我转变为成就大我的知识分子形象。

观演后,文艺界知名人士的心情同观众一样振奋。在该剧的创作研讨会上,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首先为该剧点赞。他认为,应将《半纸春光》定性为“人文新淮剧”,它已经超越了淮剧自身。他说,该剧给中华戏曲提供了启示:中华戏曲要与时俱进、不断发展,就必须坚持“二为”方向、“双百”方针,必须在坚持正确方向和方针的前提下,进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

在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中国剧协顾问廖奔看来,《半纸春光》有着很高的文学品位,称其为“人文新淮剧”,实至名归。“该剧的整体结构是成功的,是一种散文式的书写,与观众早已习惯的戏剧结构方式不尽相同。”廖奔说,这一方面是郁达夫小说本身所决定的,一方面也体现了主创团队的追求。“《半纸春光》有独到的、清新的雅致感,像兰花一样清新,这种舞台感觉非常可贵。”

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原所长刘彦君称赞这部戏看得人心里暖暖的。“《半纸春光》的追求不在事件、冲突,而在于人的精神层面、心理层面的一种微波,层层的心理变化和发展层次分明,特别细腻。”刘彦君说,实际上,戏剧是过程的艺术,但许多剧急急忙忙地直奔主题。“这出戏的妙,还在于把欲说还羞、欲前又止的情感状态,层次清晰、丝丝入扣地表现出来了。”

中国文化报社副总编辑赵忱直言,《半纸春光》的书卷气真不是装的,好像《青春之歌》一般,让人感到舒服和愉悦。她认为,这出戏是“革命在外面,风雨在里面”。“革命部分的舞台呈现,是这些年来最聪明、最简洁的。戏近尾声时,革命者举的横幅上都没写字,一切都好像省略掉了,但实际上又让你想象到更多。”赵忱说。戏里那一丝腥风血雨又秋意绵绵的味道,也令人动心。“这份爱意多好,你想摸一下她的手,你的心想要抓住她,但又非常节制地控制住了。这在现在的社会真是难能可贵。希望这出戏一直演下去。”她说。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