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贷火山口:外部融资成本高企

2017-11-03 15:08:26来源:经济参考报
字号:

动辄500%的综合借贷款,现金贷因此备受诟病。

记者调研采访发现,“高利率”乱象仅是表面风险,更深层次的风险在于用户借新还旧的“共债”模式,以及现金贷平台从外部高成本融资的资金链条。

专家认为,在金融强监管的预期下,针对当前火爆、无序的现金贷市场,监管大棒或许就在不远处。

“坏平台搞乱了市场”

“大家觉得现金贷很赚钱,都去挖金矿。以前睡得着,现在反而睡不着,不知道监管什么时候落地,没有一个正确、明确的预期,很多平台趁着监管没落地赶紧捞一笔,能赚多少是多少。”雄猫金科董事长陈建可坦言,现金贷行业没有准入,一些“坏平台”搞乱了市场。

零零期总经理晏钊也表示:“市场被搞乱了。以前做线下高利贷生意的,发现通过互联网生意做得更快更大,也都进入了这个行业。”

金杜律师事务所顾问律师虞磊珉认为,现金贷的风控是用收益覆盖损失,这就意味着,现金贷是用守信者的高利息,买单不守信的逾期行为。

“我们因为利率定的不高,跟同等规模的公司一年利润差距好几倍。为此,投资人给我们很大压力。我们是呼吁监管的,尤其是对那些连营业执照都没有的现金贷公司,一定要采取严厉手段取缔。”晏钊坦言。

实际上,暴利驱使下,现金贷行业甚至出现了中介的角色。余乐从事现金贷中介业务一年多, “我们帮用户在各家现金贷平台借款,比如用户需要借一笔3万的,我们就通过10个平台帮他借出来,然后收取10%的好处费。类似的中介,市场上有几万个。”

根据第三方调研的数据显示,目前现金贷行业日新增用户5万人,按此计算,每年新增现金贷用户接近2000万人。

“资金成本越来越贵”

据记者了解,现金贷的资金来源除了自有资金,主要包括P2P资金、信托资金、信贷资产转移等。现金贷行业整体规模到底有多大?外部资金“违规”进入现金贷的比例又有多大?这是现金贷潜在风险中可能诱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关键。

以趣店为例,其招股说明书披露,截至2017年6月末,趣店资金来源中的自有资金占比降至44.5%,为170.25亿元;来自信托的资金55.57亿元,占比14.6%;表外交易28.15亿元,占比7.4%;与P2P平台合作资金127.92亿元,占比33.5%。具体看,趣店现金贷的实际放贷主体除旗下网络小贷公司的自有资金,还有新网银行、渤海信托和四川信托等,资金成本在年化6%至12%。其中,渤海信托通过信托计划共募集超过8亿元的资金提供给趣店,用于向趣店旗下“来分期”审核的合格自然人发放个人信用贷款。

“资金成本越来越贵。上半年大约16%,下半年已经涨到18%,而且有越来越贵的趋势。”晏钊表示,现金贷平台放款的资金来源,一半是自有资金,另一半是外部资金,如债权资金转让的模式通过P2P平台进行融资,“如果监管对现金贷‘一刀切’喊停,那么很多平台会出现违约,资金还不上,势必会出现风险。”

星合资本董事长郭宇航表示,最近有些地方监管强行让银行退出现金贷市场,这导致现金贷资金成本进一步上升,目前大量现金贷平台的资金成本超过了24%。而在2016年同期,资金成本还只有12%到15%。未来假如迎来“一刀切”的监管,目前运营不错的现金贷平台坏账率有可能从5%至6%暴增至20%至30%,不仅资金都会抽走,大量共债的借贷群体也会迅速逾期或违约。

中国地方金融研究院研究员莫开伟亦指出,现金贷的资金来源模式极有可能导致现金贷平台盲目扩张经营规模,经营风险外溢也容易引发金融风险事件发生。若监管当局着手严厉监管,极有可能导致业务快速萎缩、业绩下滑,从而加剧经营流动性风险。

华东政法大学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何颖认为,现金贷行业有存在价值,但总体来看应当以限制为主。原因在于其交易对象是金融消费者群体,要考虑到法律对于社会整体利益的保护。此外,现金贷行业还面临金融秩序的问题。因此,必须去约束现金贷行业,“这不仅是高利贷道德谴责的问题,更是金融风险防范的问题。”

扎堆赴美上市争抢窗口期

继信而富、趣店正式登陆美股,中国互联网金融平台和信贷、拍拍贷、融360公开递交IPO招股书,扎堆赴美上市争抢窗口期。

度过创业的“草莽”阶段,上市无疑是互金公司占领价值高地的关键一跃。

从拍拍贷来看,该公司营收总额从2015年的1.97亿元增长至2016年的12.09亿元,净利润从亏损超过7000万元逆势增长至5亿元。今年上半年拍拍贷半年的营收总额就达到17.33亿元,已经超过前两年的总和,利润额超过10亿元,是2016年度的两倍。根据其招股书的描述,“向借款人提供短期贷款,以满足其即时信贷需求”是其盈利爆发的主要原因。

而近来互金公司扎堆赴美上市也被视为或是在和监管抢时间。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去年监管政策没有明确所以企业都按兵不动,现在监管的制度办法细则都已出台,备案等政策没有真正落地,抢在这之前上市是最好的时间窗口,“如果备案实施整改完成,政策肯定会大幅收紧。”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很多平台都和投资人签了对赌协议,不仅公司的持续盈利压力较大,且投资人上市退出的需求也很迫切,如果监管政策出台势必对公司造成较大影响。若在美国成功上市,相当于获得了“保护伞”,平台资质提升无疑为下一步经营扩张有力背书。

陈建可表示,从2014年校园贷,到2015年场外配资,到2016年不良资产,再到2017年现金贷,很多赚钱的业务随时都会被关掉,所以大家都在想新的布局。

“有些企业从线上移到线下,只要在一个县城里开七八家,也能过得非常滋润。还有一些企业开始去东南亚布局,包括印尼、越南、泰国,来规避风险。”陈建可透露。

选择赴美上市的中国金融科技企业在享受资本红利的同时,将直面各种质疑甚至是“做空”行为。事实上,对于每家准备赴美上市企业来说,上市其实不是终点,而是一个新的起点。

2014年也曾出现电商扎堆上市潮。聚美优品上市时,总市值56.5亿美元,仅3年时间缩水至4亿美元。互金平台能否逃脱覆辙,真正重要的是上市后公司未来还能走多远。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