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远古石器 女考古员徒步7天穿越九顶山无人区

2018-01-03 10:06:54来源:华西都市报
字号:

考古员发现一块圆边石块,疑为古人磨制的“石铲子”。

在泥泞的山路上行走。

穿越无人区的行走笔记

刚翻过一道山梁,一堵峭壁又立于眼前。从茂县磨刀石出发,行至筲箕塘,再从筲箕塘抵达绵竹县城墙岩,一行人徒步的7天里,几乎每一天都行走在不同的路况上。

第一天泥泞路

扎营地:水圈子海拔3580米

脚下尽是泥泞,根本没路;欲穷千里目,可是有雾。途中,登山鞋底因黏上湿土,越变越重,走一段就得刮掉泥土,再前行。冷,山里的气温相较成都低了十摄氏度,大伙用围巾把面部围得严严实实。余家华见大伙走得艰辛,不停地打气道:“快!还有一华里。”然而,这样的话说了五遍后,仍然没抵达他预设的目的地。  

趟过十余公里泥泞路,穿越一枝枝“拦路”的植物,一行人抵达一块群山间难得的平地,这时,大伙才发现,全身上下竟找不到一处干净的地方。

第二天雪山

扎营地:鹅日沟海拔3993米

在行李的重压与村民的吆喝中,考古人员迈开蹒跚的第一步。数百米后,便遇见著名的黑龙池。那一池湖水,在海拔3800米的山凹处静躺,水的周围,一边是草甸,一边是高山。  

从看见雪山到走近它,耗时1个小时。陷在近二十厘米的积雪里,大伙走一步滑一步。  

翻过雪山,顺着山背而下,一行人顺着一条清冽的河流,抵达了一处悠悠山谷,赶走一头头黄牛,铲走牛粪,安营扎起了帐篷。

第三天悬崖壁

扎营地:筲箕塘海拔3717米

“快起来!好漂亮的云海!”上午7点,大伙在万娇的惊喜声中醒来,对着山间如河流般细长的云海,痴痴地吃完早餐。  

赶路,仅能容纳一只脚的悬崖边,右面,即是万丈深渊,而脚下,踩着的碎石头还在不断地松动,向深渊处掉落。身处这样的惊险场景之中,万娇尖叫起来。担心她的安全,余家华掏出了备下的麻绳,系在她腰间,安慰道:“不怕,掉不下去!”  

走完悬崖,大伙遇见了一片集中的云海,来得更为厚重,浩瀚罕见。夹在群山间,它柔软得像棉花糖,宽广得似汪洋。中间的数座山峰,犹如海中的岛屿。

第四天筲箕塘原地休整 第五天迷雾森林

扎营地:白沙流口海拔2552米

大雾弥漫中,密集的杂草好似铺了一层绿意地毯;“地毯”上,蜷曲的树木向外伸展,霸道地挡住旁边的石头台阶;台阶上,都是潮湿的青苔,让记者前前后后摔了十个跟头。  

湿漉漉,是第五天最明显的特征。漫步迷雾森林,天空飘起小雨,整个穿梭空间里,都是湿的。  

走完森林,突然,眼前出现了一条清亮、且微湍急的河流,沿着白色乱石而走,便到了一个废弃的矿工宿舍,一行人感慨,“终于可以不睡地上了”。拂去铁床上的灰尘,大伙铺开了睡袋。

第六天碎石山

扎营地:城墙岩 海拔1902米

下山,一点也不轻松。一座约60度倾斜的高山之巅,被细碎的矿石铺满。行走其上,碎石不停地松动,双脚踩踏,碎石立马“溜”上鞋面。面对这样不稳固的路面,余家华出了奇招,“就梭着走,任它松动。”终于过完碎矿石路,接着而来的便是一块块稍大一些的白色石块,依然松动,它会顺着山势往下滑落,令人心慌。

第七天冰凉河水

冬季的河水有多冰,不趟一趟,是不能完全感知的。  

从城墙岩向清平乡的方向走,一路上,河道来回蜿蜒,往往走了几百米,就要过一次河,走了半天,大约过了十余次河。大部分的河并不宽,只要能踩到中间冒出的石头,就能走到河对岸。可中途有两条河,有五六米宽,无奈,大伙只得脱下鞋袜,把裤腿挽到膝盖,忍着冰凉渡河。  

11月16日下午4点过,一行人走出无人区,搭车回到绵竹县城,入住酒店,一人感慨道:“终于回到了人间。”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